【阅读美文·分享心情·感悟人生·www.mwenting.com】
当前位置: 秒速赛车投注 > 主题美文 > 亲情美文 > 正文

北京赛车开奖直播室900566.com

]
来源:网络 时间:2018-05-19 15:07 阅读:13次   我要投稿   作品点评

  打开记忆薄翼的馨香,奶奶便在栀子花开过的痕迹里,蹒跚着向我走来。馥郁浓香的白色花朵,静静地开着,开满整个童年,一直开到奶奶带笑的身边,颤巍巍迎风摇曳着,香临彼岸。——题记

也许是清明的缘故,这个四月,一连十几天都是阴雨霏霏,像许许多多伤逝的泪,捧起一颗,满手满眼都是痛。雨天长了,好不容易有个晴天,赶紧翻整晾晒衣物,感受那一缕?光别样的温软。
清出柜底最后一堆衣服,一个粉紫色的笔记本应声而落,跌开的页面飘出一片褐色的东西,是一片栀子花瓣做成的书签,隐隐的馨香打开薄翼的呼吸。捧起这片早已干枯的花瓣,那么熟悉,又那么遥远。淡淡的沉香在这一刻唤醒尘封的记忆。
奶奶便顺着这朵栀子花开过的痕迹,蹒跚着向我走来。依旧是黑且瘦,满面皱纹下写着经年的沧桑,脑后挽一个大髻,发丝平整而光滑,衣衫干净、朴素,迈着 细碎的步子,神情严肃,声音尖脆,不苟言笑,有着绝对的权威,让人害怕却又忍不住想去亲近。一直以来,关于奶奶的记忆,都是我心底最深最不愿碰触的角落, 仿佛一道恒久的伤疤,无须揭开,依然会隐隐作痛。
其实打小奶奶便很疼我。印象中,只有大哥和我才享此殊荣。大哥是长孙,奶奶思想很保守,也很顽固,长孙如命,自不当说。但其他兄弟姐妹跟我都弄不懂的 是,为何奶奶对我会如此疼爱有加。设或谁个不小心惹哭了我,保准挨奶奶一顿训斥。因此,我常常仗了奶奶的威严,对几个哥哥姐姐颐指气使,颇为得意。大家除 了忿忿之外,更多的却是羡慕,因为奶奶总把好吃的留给我。许是我年纪小,生得娇弱,况又嘴甜罢!
那时候,我们一大家子人都住在一起,一溜长排的房子,每户两间,前院敞亮,后院逼仄。一个厨房几乎是奶奶和伯母的工作间,一家人围在一起吃饭,说说笑笑,是最开心的时刻了。虽然间或奶奶会指出某某掉饭粒,某某碗里没吃干净,但依然是温馨而快乐的。
奶奶在院子里种满了栀子花。每到花开季节,整个院子浓香馥郁,蜂蝶竞绕,煞是好看。有些树比我还高,已经载种很多年了。一树一树都开满粉白或浅黄的花朵,掩映在滴翠的绿里,清香扑鼻,水灵灵地惹人喜爱
每次奶奶盘好头发,总爱在鬓边别上一朵,颤巍巍地便也俏生生起来。而我呢,每次起床,都会发现枕边总有几朵新摘的栀子花,打开眼睛,便是一天如花的好 心情。我的书包里、小辫上,本子书里都夹着摘下来的花瓣,以至于我整个人就是一朵浓郁雅洁的栀子花,走过,便幽香阵阵,惹来好多小伙伴的艳羡。经常在他们 的百般祈求下,我会给一些,让他们也高兴雀跃欢呼。那些或黄或白的小小的花朵,漾着我童年的温暖和快乐,也让我像花朵一样芬芳而美丽
花谢之后,便有许多盈绿透亮的果实孕满枝头,小小的卵状样,顶端呈多个翅状直棱,尖尖的如小刺一样。饱满的果实泛黄时,我们便和奶奶一起采摘、晾干、储存或是卖掉一些。据说栀子花有清肺止咳之功效,小时候我体质弱,易受风寒,可没少吃加了这东西的蛋花和鲜汤。
那时候,我是很心安理得地享受这份近乎溺的祖孙情的,直到无意中听到了那个秘密。原来我爸妈成家多年,一直未有子嗣。对于奶奶这个满脑子封建思想的 老人家来说,是家族的大事。况我爸爸最小,又最有出息。因此常撺掇爸爸跟妈妈离婚,并对妈妈恶语冷言相向。妈妈吃尽了家里其他人的冷眼和愧辱,要不是爸爸 刻意地坚守着那份承诺,这个世界上许是根本就没有我的出现和存在了。几年后,妈妈终于生下了我,从此才能抬起头做人。
因伯父姑母家都是男孩子多,加上对妈妈的抱愧,奶奶才格外近乎讨好地疼爱我。至此,我恍然大悟。也由此而心生怨恨,对于奶奶的关爱便不屑一顾了。妈妈 在我的眼中是完美的,是任何人都无法取代的。在我看来,奶奶简直就是童话故事里那个坏心眼的老巫婆,而我,则是既聪明又善良的小仙女,为保护妈妈从此向奶 奶宣战。
大家都闹不明白,为啥好好的我,那么乖巧善解人意的我,怎么会突然对奶奶恶语相向,那种不耐烦和挑剔是显而易见的,为此,爸妈没少责骂我的无礼。而 我,当着大家的面,不会再有什么过分的言辞,但私底下,我依然会用一些自认为得意的方式折磨奶奶。奶奶愈加沉默,看着她黑瘦的脸上没有一丝笑意,我就会在 心里暗道:活该!再到栀子花开的时候,我不再接受那些馥郁芬芳的白色花朵。即便是看到了,我也会狠狠地丢掉,以这种最简洁最尖端的方法疏远和刺痛着奶奶, 从而获得快感。直到我们搬离那个大院。
那时候,两个伯父相继搬走,大院被拆走了一多半,冷冷清清地。最后,连我们家也购置了地皮,新建了小楼。拆空的老院子至此便完成了它的历史使命,也失 去了它存在的意义。当我们把最后的东西搬上车时,曾经写满温馨和快乐记忆的老屋只剩下一地残砖碎瓦和一地狼藉。那些翡翠绿的栀子树花残树败,早被收拾东西 的工人踩得东倒西歪,凌乱不堪了。汽车绝尘而去,我趴在尾箱上,小小年纪竟莫名也觉出些伤感。
回到家,打点东西时,发现不见了奶奶。妈妈便命我去找,说一定在老院里。虽然我心里老大不乐意,可妈妈的指令我是不敢违背的。我慢悠悠地边玩边走,磨 磨蹭蹭到老屋地基时,天将擦黑。果然,奶奶就坐在一堆废砾上,沉默而无声地饮泣着。一抹残?如血,斜挂在奶奶灰白的发梢,那瘦弱的影子被拉得好长好长,那 么静寂,那么苍凉,那么孤单,又那么寂寞和悲伤。这个老院子装满了奶奶的记忆,装满了奶奶的苦难和欢乐,这是她的根啊!奶奶怎么能说离开就离开,又怎么能 舍得离开呢!
看着奶奶苍老孤瘦的背影,不知怎么的,我的眼泪夺眶而出,所有的记恨这一刻都烟消云散。我轻轻地蹲下,握住奶奶那双青筋涨满又满是茧痕的手,哽咽着 说:“奶奶,天黑了,我们回家吧?”奶奶抬起头,满是皱纹的脸上老泪纵横。见是我,奶奶略有些慌乱地抹了一把泪,似乎又有些讶然。我再也忍不住了,扑到奶 奶怀里,大哭起来:“奶奶,是我不好,都是我不好!我以后再也不那样了!奶奶,跟我回家吧,奶奶!”奶奶紧紧搂住我,颤巍巍地起身,用衣角不停地给我擦眼 泪,一迭连声说:“乖,妞妞不哭,啊?咱这就回家,啊?”说完牵住我,一步三回头地往新家走去,夕?下,祖孙俩一个长,一个短,长长短短的影子一会儿交 织,一会儿迷离,直到被暮色完全湮没。
从此以后,我跟奶奶和好如初,奶奶更加疼我,而我,也懂得孝顺和尊重她老人家了。那一段时间,奶奶在三个儿子家轮流吃住。每次要去伯父家,我都会很舍不得,泪眼汪汪地送走她。而轮到我们家时,我会兴高采烈地提前打扫好奶奶的房间,一放学就去接奶奶回来。
那时候,我身体极弱,又挑食,妈妈和奶奶为此伤透了脑筋。记忆中,我都那么大了,还有奶奶跟在我后面喂饭的情景,现在想来,实在是不堪。夏天热,我不 能吹风扇,那时还没有冷气。奶奶便用一把油黑扇面的纸扇,为我扇凉。每每我写作业,奶奶便在旁边匀速地摇扇,不疾不缓,恰到好处,让我觉得舒适而惬意。而 奶奶自己,经常是满头满脸的汗水。晚上热,奶奶会一直为我摇扇,很多次醒来,总感觉到奶奶迷糊之中都不忘记为我轻轻摇动一丝凉风。那双满是青筋又黑又瘦的 手,布满老茧,粗糙,但是为我冲凉和抚我的时候,总觉得那么舒心和温暖。
奶奶买来花盆,从老屋那里采来栀子枝插上。那枝很容易成活,待到来年春季,那浓香馥郁奶白色的花朵便在?台上热烈地开起来,整座房子都笼在青葱而芬芳的清香里,悦目而赏心。自然,我又能享受到人过留香的那份让人艳羡的小小的虚荣心了。
一段时间后,奶奶病倒了,躺在床上,连笑和说话都显得虚弱。我极为恐慌,害怕奶奶会突然离我而去。爸爸说,奶奶是心脏问题,年纪大了,只能靠药物保 养,尽量让老人家开心度过余生。从那以后,家里人都不许奶奶再动手做任何事情,但终生操劳的奶奶哪里闲得住呵!我写作业,照例是奶奶为我摇扇,驱走那些细 密的汗珠。那是多么温馨而旖旎的时光啊,那些美丽的画面一直都在我记忆深处,在我失意和茫然的时候带给我信心和鼓励,带给我温暖和力量。
四年级下学期,我正在上课,突然班主任老师匆匆进来,神情凝重地把我叫出去,让我赶快回家。一种不祥的预感让我神情恍惚,老师不放心,亲自护送我到 家。而彼时,奶奶已经临危,一句话也说不出来了。空洞涣散的眼神不知道望着什么地方,喃喃自语,含糊不清。一双手向空中徒然抓取什么,却什么也没有抓住。 大家都含泪饮悲,一声声呼喊奶奶那点模糊的意识,然而终于还是徒劳。片刻之后,奶奶无力地垂下手臂,永远地闭上了眼睛,永远地离开了我们。
我是怎么也不能也不愿也不要相信,奶奶走了的事实。那双曾经给过我慰藉和温暖的手,此刻枯黄萎缩,如风干的叶子,如久干的褐黄|色栀子花瓣,瑟瑟地飘飞 在冷冷的空气中。那张黑瘦的脸,被枯草般凌乱的头发遮住,那种死神笼罩的气息令我不自觉地打个寒噤。我几乎不忍看,连哭声都是嘶哑的,唯有泪断线似的,怎 么也流不完。

一连几天,我就那样守在奶奶身边,不吃不喝,任何人的劝解都无效。大家忙成一,或伤或悲,或痛,也没有太多时间顾及到我,我缩在角落里,就那样呆呆 地流泪。出殡那天,飞来横祸。专放礼炮的叔叔一不小心,让礼炮飞到人家的屋顶,嘭一声,火光冲天,顿时乱作一。救火,扑火,呼号,哭叫,所有的人都去忙 着运水救火。只有我,只有我一个人对着奶奶,就像奶奶专心陪着我一样……也不知道过了多久,等我醒来,奶奶不见了,房间里没有,院子里没有,伯父家没有, 姑母家也没有。我找遍了她所有可能出现的地方,却无功而返,唯有厅堂上那张黑白照片静静地挂着,静静地看我。再也不能温和溺地笑,不能恰到好处地为我摇 扇,不能追在我后面喂饭,也不能把好吃的悄悄留给我了,而我,就此失去了奶奶所有的庇佑。
原来那几天我受了惊吓,又受了风寒,晕过去之后,医生嘱咐家人不要让我再受到刺激,不能让我情绪失控,所以大家都瞒住了我,其实奶奶早已下葬,而我, 那个最最疼爱的孙女,却没有亲自送奶奶上山,没有伴着奶奶走完最后一程。从此,家人在我面前都刻意不说奶奶的事,我也刻意不去想奶奶,让她永远地留在我有 限的记忆深处,成为我心底最深最远的痛,也成了我最不愿想起最不愿提及的往事。
所有的记忆都是栀子花开的时节,那些浓香馥郁的白色花朵,那些饱满盈绿的果子,那鬓边颤巍巍摇曳着的花瓣,那床头滴露清新的欣喜。还有打开书包,那一 阵芳香四溢的气息,都在栀子花张开的透明羽翼里,严严实实地包裹起来,把奶奶紧紧地拥在馨香的里层,不让她再受一丝伤害一丝疲累,永远都是温暖和祥宁。
感谢这片躲在记忆深处的褐黄|色花瓣,叩响我尘封的窗台,让我含泪写下这段关于奶奶的回忆。那曾经封闭裹紧的心渐次打开,我欣喜自己终于还能拾起那些过 去的点点滴滴,终于能还奶奶一份迟到的怅悔和深深的爱意。而奶奶,一定不会怪罪,她会站在彼岸的灯火深处看我,那张黑瘦布满沧桑的脸一定会隐含笑意。我 想,从此以后,我都能够在一米?光下,在每一个栀子花开的时节,微笑着,和风诉说关于奶奶曾经种下的那些馨香和美丽。
栀子花开,沿着奶奶步履蹒跚的脚印,一路开满天堂,香临彼岸!

相关专题:文章 怀念 奶奶 栀子

    阅读感言

    所有关于栀子花开,香临彼岸??怀念奶奶的文章的感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