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读美文·分享心情·感悟人生·www.mwenting.com】
当前位置: 秒速赛车投注 > 情感故事 > 情感文章 > 正文

红尘湖

]
来源:秒速赛车投注 时间:2016-03-27 07:55 阅读:589次   我要投稿   作品点评

红尘湖

红尘

简介:

宋丽与小蓉,两位青春靓丽的花季少女,阴差阳错都爱上了李海,后来,命运无情地作弄三人,使得两位少女先后步入歧途,李海也倒在了红尘湖边。

本文少儿不宜,口味重,描写出了两少女沉沦海南的许多感人情节,以及李海回旋于两女孩之间的纠结与无奈,以一死两分的悲剧结尾。

红尘湖

作者:盐巴

目录

1、沦落红尘

2、情敌相见

3、宋丽入监

4、军警扫黄

5、李海之死

1、沦落红尘

在海南岛琼山市,有片淡水湖,人称“红尘湖”。湖边有条小街,曾是世界上最开放的地方。发生在这里的离奇故事,一千零一夜也讲不完。

十几年前,宋丽,一个美丽的山村女孩,在这里生活了短短一年的时间,留下了太多的记忆,宋丽每次想起,都会暗自流泪。

宋丽出生在四川重庆山区的一个穷困的家庭,从小聪明伶俐,勤劳贤淑,为了赚钱供弟弟读书,她随老乡南下广东,在电子厂组装EC原件。

这年,宋丽才17岁,却已天生一幅富家千金的模样,水灵清秀,言行举止温文尔雅、别具一格。左脸下角有一粒小小的痣,像是故意惹人观赏才长上去的。

无论男女,与她相处,都会心情十分愉悦。

初时,宋丽随老乡来到深圳坪山打工,结识在一起上班的李海。李海调皮可爱,处事大方,工人们都喜欢他。

对这位初来乍到的小女孩,只要有时机,李海就笑呵呵地挑逗,总会让宋丽忍俊不禁,忍无可忍了,只得扑哧大笑,羞涩万分。

就这样,宋丽偷偷地爱上了他,且爱得如痴如醉,直到深陷泥潭,直到李海自杀身亡。

宋丽拒绝了所有向她示“好”的男孩,毅然决然地与李海离开深圳,来到了海南。

听说,海南岛的特色饮食业很赚钱,在红尘湖,宋丽与李海开了家鸳鸯“四川火锅店”。

每天来这里的食客,多是嫖客和小姐。他们成双成对,有说有笑,像恋人一般,且出手大方,很好伺候。才开业十几天,店里的生意就火了起来。

当老板的滋味真好,虽忙了些,也累,却每天可以接到大把的钞票,宋丽越干越开心。可万未想到,好景不长,才做两个月,自己居然成为了红灯区的“小姐”,从此过上了另类的生活。

那天晚上,店里来了几名疑似喝醉了酒的烂仔,左右夹击调戏宋丽,说是要做她的男朋友。

宋丽开始以为只是开开玩笑,没搭理。后来,他们居然动手动脚,宋丽吓得哭了起来。

李海买菜回来,担心地问:“怎么啦?他们把你怎么啦?”

宋丽哭着说:“他们动手动脚,还骂我假正经!”

李海转过身:“你们出去!”

一名烂仔走过来:“你说出去就出去?你以为你是谁啊?”

“这是我的店,我不欢迎你们!”

“要是我们不走呢?今天就在这里喝酒,你不卖?”

李海说:“是的,不卖给你们!”

烂仔:“哦,这样啊,那我们今天等着你卖,你不卖,不等于小女孩不卖啊?”

烂仔们都有了笑意,都一副漫不经心的样子。

李海说:“出去!”

“……”烂仔瞪着他,都没出声。

宋丽忍不住喊了声:“无赖!”

“什么?你骂谁无赖?!你骂我们?你有没有搞错!”

烂仔当场掀翻一张桌子,朝着宋丽“啪”地打了一个耳光。宋丽疼得蹲下身去。

李海冲过来,抓住烂仔就打。

烂仔一拥而上,很快就把李海打倒在地。

打了一阵子,烂仔打累了,正准备离去,这时,李海艰难地爬起来,进厨房拿出一把水果刀,要追上去,被宋丽拦腰抱住。

李海把宋丽摔倒在地,冲着烂仔的头领,正举刀要刺,被一个烂仔抱住,李海顺手一刀,划到了他脸上。

这时,其他烂仔一起抓住了李海,又一顿乱打。被划伤的那位夺过李海的刀,一把刺进李海的胸部。

李海当场倒地,衣服裤子被鲜血染红。

烂仔跑了。宋丽哭着大喊:“杀人啦!救命啊!救命啊!快帮帮我……。”

有辆的士车路过,好心的司机立即下车,帮宋丽把李海抬上车,直接开到了海口市“海南省第一人民医院。”

李海被送进抢救室。宋丽站在门外哭,不敢大声哭出来,一直在哽咽。

李海被刺穿了肺部,手术费、治疗费要四万多元。为了开店,他俩早已花去了身上所有的积蓄,还欠几百元的房租未付。宋丽打电话找在广东打工的老乡借,老乡也只能凑到七千多元。

不得已,她打电话给在红尘湖开发廊的老板娘兰姐,这位老板娘曾多次来她的店吃火锅。都是四川人,聊多了,她很喜欢宋丽,为了方便订餐和送餐,她们相互留下了电话号码。

宋丽哭着打电话:“兰姐,帮帮我,李海……海……受了重伤,要……要很多钱……治……治……”

问明了情况,老板娘兰姐说:“别急别急,我手上只有几千元钱,不过,我会帮你想办法的,你等着,我等下给你电话。会有办法的,放心,啊!”

约十几分钟后,老板娘来了电话:“丽丽,有办法了,不知你愿不愿意?”

“您说啊,只要能救海哥,怎样我都愿意!”

“……”兰姐沉默了几秒,说:“我刚才给几位大老板打了电话,他们都很同情你,说愿意借钱给你,不过……,有条件的,都要你陪他们……”

宋丽心碎了,哭着蹲了下去,竟不顾医院里许多围观的人,嚎啕大哭起来。宋丽靠着墙,头歪在一边,哭成了泪人儿,电话那头,传来兰姐的呼喊声。可她没有理会,捏着电话的手,垂在地板上颤抖着,几近休克。

宋丽坐在急救室门口的地上,慢慢地睡着了。

她做了一个梦,梦见与李海走进了教堂,自己穿着世界上最漂亮的婚纱,女孩们羡慕地朝她头顶砸彩花,甚至,有调皮的女孩,要拉着新郎合影,她在梦中笑出了眼泪,很短很短的梦,突然惊醒,眼眶还是湿的。

她突然站起,喊着李海的名字,护士开门,探出头来训斥她。

正不知如何是好、坐立不安时,兰姐赶来了,身后还有一位陌生的中年男人。

宋丽跑过去,一把抓住兰姐的手:“兰姐,帮帮我,求求你,帮帮我……呜……”

“钱已带来了,暂付一万,其他费用也能凑到,你想好了吗?”

“不……,兰姐,我不做那样的事,求求你,帮帮我好吗?我会还钱的,相信我好吗,我的火锅店能赚到钱的……呜……”

兰姐沉默了。这时,中年男子走来,说:“既然你不愿意,我不勉强你。说实话,借钱那是假话,我们不会对陌生人借钱,不过,你这么好,这么纯情,我很感动,我可以捐两千元钱给你,请收下。”

中年男子递过两千元钱,可宋丽低着头,没有接。

兰姐说:“王老板,那算了,两千元解决不了问题,您先回去吧。”

王老板犹豫片刻,说:“好吧,兰姐,多帮帮她,这样的女孩太少了,我很感动……”

王老板说不下去了,转身就走。

“等下……”宋丽叫住了他。这时,宋丽抬起头,小声说:“我答应你……”然后慢慢转身,坐在排椅上,低着头,头发盖住了她的脸,谁都看得出,她在哭泣。

兰姐忙上忙下,拿着病人的资料,与王老板一道,很快就办好了入院手续。

这一次,王老板预交了一万元,加上兰姐的五千,刚好交清做完手术的费用。

护士出来说,手术很成功,不会有生命危险了,宋丽悬着的心才放下来。

兰姐说:“丽丽,王老板很忙,还有事要先走,你送他一程吧,这里我看着,没什么大碍了。放心,我不会让他有事的。”

“嗯,好,谢谢兰姐。我很快就来,麻烦您,先照顾一下,如果海哥做完手术,你就说我取钱去了,马上回来。”宋丽说。

宋丽随着王老板下楼,上了一台“宝马”轿车,离开了医院。

王老板把车开到了海口的“中国城”停车场停下,保安敬礼、开车门、带路,让人感受到了至上的尊贵。

海口的“中国城”,消费极高。外面看,象一座会展中心,里面的装饰,犹如皇宫,气派非凡。

中国城吃喝玩乐一应俱全,来这里的,多是达官贵人。

王老板开了间豪华单间客房,由服务小姐带进。

王老板问:“要不要先洗个澡?”

“嗯”宋丽答。

“一起洗吧?”

“不行!”宋丽很坚决。

宋丽洗完澡,打开电视,半躺着,一言不发。

接着,王老板洗了个澡,包着浴巾走出来。面对这位看上去比自己父亲还大的男人,恩情再大,此刻,也无法主动说出一句话来。

王老板坐在床边,俯身亲吻,被宋丽推开。

“怎么啦?”王老板问。

“……”她不知该如何面对,沉默片刻,只好说:“把灯关掉,我不习惯。”

于是,王老板关掉了灯,室内一片漆黑。

事情就这样发生了,宋丽做梦也没想过,会以自己的身体换取金钱,此刻,她想到了红尘湖的小姐,想到了在医院里等着自己的海哥,泪如泉涌,顺着耳际,打湿了枕头,又抽泣起来,全在颤抖,哽哽结结,无法抑制情绪。

“能不能现在不想那些?”王老板问。

“我做不到!”

王老板叹了口气,说:“好吧,理解你,既然心思这么重,那你先回去吧。”

见王老板如此宽厚,宋丽哭着哭着就停了,坐起来,细声说:“对不起!我不习惯,我不是那样的人……”

“我不会怪你的,先去医院吧,心情好点了,再打我的电话,好吗?”王老板抚摸着她的头。

她点点头,起身,很快就穿好了衣服,也没打招呼,就直接跑了出去。

宋丽坐着的士车,很快就赶到了医院。她飞奔上楼,直奔手术室,兰姐还在那里守着。

“还……还没出来?怎样了?问……问了吗?”宋丽喘着粗气问。

“快了,刚才医生说,手术很成功。”兰姐又问:“你怎么回来了?没……没事吧?”

“嗯,没事,放心兰姐,我会守信的。”

这时,李海被推出来,宋丽冲上去,正要喊,被护士阻止:“安静点,病人需要休息。”

李海睁眼看了看,见宋丽和兰姐紧紧跟在身边,又闭上了眼睛,眼角掉下了泪珠。

此时,医院护士又在催款,说至少还要交两万元,不然,无法进行下一步的治疗。

兰姐看着宋丽,宋丽急了,紧紧抓住她的手。

兰姐把宋丽拉出门外,说:“还有两位老板,他们愿意帮你,这样吧,再给他们打电话,约个地方,你去拿钱。”

宋丽转身,又抽泣起来。

兰姐打完电话,写了个地址给她,还有另外一人的电话号码。

宋丽边哭边擦眼泪,靠着墙,不想面对她。

兰姐抚摸着她的头,说:“你还算运气好,如果换作别人,也许没这么多人愿意帮你。好不容易,我才说动他们的。”

兰姐轻轻抚着她,把她送进了电梯。

宋丽走出医院,拦下了一辆的士车。坐在车上,突然心情平静了许多,她闭上眼睛,回想起在急救室门口做的那个梦,禁不住要笑了,怕司机看到,把头转向了一边。

来到福缘宾馆,宋丽乘坐电梯,上到12楼。她敲开了1216房间,开门的,是比上一位更老的胖男人。

胖男人姓陈,见了眼前如此眉清目秀的小女孩,眼前一亮,说:“一敲门,我就知道是你,声音那么小,听得出,你很犹豫。”

陈老板的话与他的形象有些不符,她想:笨猪似的,说的话倒还有点意思。

陈老板问:“你还差多少钱?”

“……”

“哦……我没别的意思,只是听兰姐说了你的事,很担心你的处境。”

“……快点,我还有事。”

“哦知道知道,那……我们一起洗个澡?”

“不了,我还有事……。”

“……哦,好的好的,我理解你。”

这一次,宋丽没有哭,心情平静了许多。

她只拿到了一千元钱。陈老板说,今天没带现金,兰姐打电话时,正在处理事务,下次,会多准备些现金的。

宋丽没有直接回医院,而是给另一位张姓老板打了电话,张老板说:“知道知道,兰姐说过你的事,这样吧,你先找个宾馆开个房等我,现在有点忙,我处理完事后就来。”

“要多久?”宋丽问。

“一小时左右吧。”

“好吧,快点啊,我还要赶去医院。”

“好的好的,知道知道,我尽快。”张老板语气很好。

宋丽找了家宾馆,开了房,再编短信,把宾馆名和房号发给了张老板。

一个人在房间里,空空荡荡的,坐立不安。于是,打开电视,对着电视发呆,不知过了多久,蓦然惊醒,起身,走进浴室,自己洗了个澡。

刚洗完澡,传来敲门声。

“谁啊?”宋丽问。

“你老公,呵呵。”听得出,是张老板的声音。

开门,走进一位三十多岁的男子,见宋丽,一把抱住了她。宋丽把他推开,说:“你去洗一下吧。”

等张老板洗好,宋丽已经躺在了床上,一副出水芙蓉的模样。

完事后,张老板只给了六百元钱,宋丽很失望,狠狠地盯着他。

张老板一番话,差点把她气死。他说,其实自己有一位小情人,不想再找了。听兰姐说到宋丽的遭遇,很是同情,先来看看,如果真有兰姐说的那么好,就把她带给某法官看,看中了,再让她跟着某法官,吃喝玩乐全包,每月张老板还付给她一万元的“工资”。

张老板一再强调,钱不是问题。只要法官开心了,把自己的工程款判回来,还会另外给宋丽意想不到的收获。

他说:“在外面玩小姐,最多一次三百元,你这么纯真漂亮,与她们不一样,所以,我给你六百。”

“少了!”宋丽说。

他笑着又拿出两百递给她。

“……”宋丽还是不走,泪水在眼眶里打转。

张老板再次拿出两百,宋丽没接,匍在床上,使劲地哭起来。

“怎么啦?别哭别哭,有话好说嘛……”

宋丽没搭理。这时,张老板也躺在了床上,抚摸着她。

她渐渐冷静下来,说:“能不能先借一万给我。”

“……好吧,我认定你了,就算我们之间没发生什么事,我也会借给你的。”

“……”

张老板把宋丽拉着翻过来,再次,他解开了她的上衣……

完事,张老板从包里取出一叠人民币,笑着放到宋丽的枕边。她起身,穿好衣服,把钱装在包内,头也不回,匆匆离去。

加上兰姐借给她的钱,医院勉强同意:先治疗,若钱不够,以后再补。

宋丽对兰姐说:“借了您那么多钱,我会很快还给您的,他们都答应会帮我的。”

“不必了,他们给的钱,你交给医院吧。我的那些钱不急,需要你帮忙时,我会叫你的,好吗?”

兰姐话里有话,宋丽低下了头,没出声。

晚上,兰姐打来电话,说还有位朋友想见她,正在店里等着。

宋丽再次来到红尘湖,却产生了陌生的感觉。曾经,这里的人和事,这里的热闹和平静,都是那样的熟悉和亲切,而今,再次看到,却以为来到了另外的世界。

曾经,每天见到红尘湖的女孩们,与客人勾勾搭搭地谈生意,身临其境,总是不以为然。虽在这条街开火锅店,却与霓虹的世界无关。

是的,旁观这世界,会发现它好熟悉,当你即将融入这个世界,才会发现它很陌生。

陌生的感觉,来自于恐惧,恐惧,来自于悲剧式的传说,太多悲剧的故事,来自于红尘湖的热闹与喧哗。

宋丽走进96号店,兰姐笑嘻嘻地迎接她。倒是满屋的小姐妹们,时不时地打量着这位新来者,——这位强劲的“生意”对手,她:粉润如荷,清逸独秀,俊目含情,人在心离。

兰姐把她带进二楼的包房,有位二十多岁的瘦小伙在等着他。

一进门,小伙迫不及待,立即起身,为她宽衣解带。

这一次,她几乎崩溃,受尽了折磨,被折腾了两个多小时。后来,才听说,这小伙子是吸毒者,是兰姐的常客。任凭宋丽如何挣扎、哭泣、求饶,他仍我行我素、无所顾忌。

踉跄着下楼,姐妹们投来同情的目光,此刻,她感觉到,这些曾被自己视为“冷血”的姐妹们,都有一颗善良的心。

兰姐说:“已经给了钱,你先回去休息吧,有事我再叫你。”

宋丽没有回答,没看她一眼,直接走出发廊,拦了辆车,颤抖着爬上去,眼泪哗哗直流。她没有哭出声来,只是压抑地抽泣着,不断地擦拭泪水。

回到医院,看到李海黄黄的憔悴的脸,她心都碎了,暗暗发誓,一定要让心爱的人尽快好起来,让他过上幸福的生活。她想:只要能让海哥幸福、快乐,死也心甘。

夜晚,李海躺在病床上睡着了,她伏在他身边,一直到天亮。

她又做了一个梦,奇怪的是,居然与上次的梦境连了起来,很杂很乱,也有欢乐的场面,也有婚纱和彩花,可不知为什么,站在礼堂中央,自己竟在哭泣,哭得很伤心,李海问他怎么啦,她竟然推开了李海,独自跑出礼堂。醒来,庆幸只是一个梦,舒畅了很多。

早上,她打来热水,为李海洗了脸,见他平静了地躺着病床上,怜爱不已,抓起他的手,轻轻地吻了一下,问:“还疼吗?”

“钱还差多少?”李海反问。

“不差了,放心,医生说了,手术很成功,很快就会好的。”

“钱……是从哪里来的?”

“……”宋丽一惊,突然浑身发凉。很奇怪,那难以启齿的一幕幕,似乎李海早有察觉,冷冷的语气,把她推上了冰山之巅。回想起昨天发生的事,历历在目,无不令人心酸。

她故作安然,说:“借的啊。”

“借?找谁借的?”

“……”她感觉一身发麻,还未准备好的谎言,就已濒临支离破碎,正如自己一丝不挂,裸露地站在“客人”的面前。

“不要骗我好吗?我知道……”李海声音颤抖,把头转向一边,他已泣不成声。

满腹的委屈,宋丽再也无法抑制,似汹涌的潮水,铺天盖地吞噬着一切,似乎这原以为恢复了平静与祥和的世界,突然涌成了汪洋大海,无边无际,海水一口接一口地呛入喉咙,任她浮浮沉沉,孤立无援。

宋丽哭了,这一次,哭得撕心裂肺,全然不顾病房里所有人的目光,此刻,比任何时候都悲痛,因为,她想到了这几次的交易,还有承受过的虐待和委屈,她还看到:自己爱人痛苦的表情,还有爱人在深感耻辱地哭泣。

她不知该如何安抚海哥,不知该如何面对和解释,她没理会海哥是否还在疼痛,只由自己绝望地哭泣着,累了,趴在床上休息,接着,又开始哭泣……

“对不起……”她颤抖地说。

他没出声。

“我无从选择,为了救你,只能这样……没有别的办法了……”她又哭出了声。

他没有回话。

“先不要想别的好吗?把伤养好再说,等你的伤好了,你要我怎样都可以,呜呜……”她捂住了嘴巴,吃力地抽泣着。

李海的情绪渐渐稳定,不再搭理宋丽,似已无话可说。

要知后事如何,请看下回分解。

相关专题:红尘 老板 小姐

阅读感言

所有关于红尘湖的感言
  • ?? 2016-03-27 评论

    顶一下,推荐阅读~

  • 盐巴周亚华 2016-04-01 评论

    多谢支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