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读美文·分享心情·感悟人生·www.mwenting.com】
当前位置: 秒速赛车投注 > 短篇美文 > 短篇小说 > 正文

花季雨季

]
来源:秒速赛车投注 时间:2015-02-19 14:20 阅读:1591次   我要投稿   作品点评

花季雨季

这是一个撕心裂肺的花季。这是一个流血阴冷的雨季

这是一个漫长恒久的雨季中的花季!

空旷的天宇深处,浮动着无尽的悲伤气流,自遥远的地平线翻涌而来,怒卷着黑色寒彻的阴风,覆盖而下。笼罩着我们这个弥漫着被眼泪与血水垒积的世界。

空气中涌动的气流缓缓地交汇起来,在高高的苍穹之上汇聚成我们单薄而渺小的青春

青春——这个看似简单平淡的字眼,却是建立在弥漫着血色与绝望之上,多少个日日夜夜,多少次撕心裂肺的悲恸声,周围冰寒的冷气仿佛要将你我吞噬而掉,而我们一个人,独自躲在着僵冷的被子下面,声嘶力竭地痛哭,悲鸣。

窗外依旧是漆黑潮冷的夜幕,时间的齿轮并不会因为我们的祈祷,而停止永无休止地向前奔腾的步伐,而我们只能站在青春的罅隙里,奋力地向着时间的彼岸匍匐而去,周围无穷的讽刺谩骂的声音,犹如涨岸的潮水般,逐渐向上蔓延,由最初的漫过脚底,然后再到打湿脚背,紧接着便是覆过双膝,一直地往上,往上,最终直到淹过双颈,紧紧伴随的便是彻底碾压过我们孱弱的身体,灌顶而下!

我们都是卑微而又倔强地生活,每天用力地呼吸着这个随处都席卷着绝望而空洞气息世界吐露而出的浑浊空气!

或许……就是这样了吧!

…………

已近黄昏。

“滴”程瑶躺着破旧的火车轨道旁,举首仰望高高地但却又似乎触手可及的苍白的穹顶,脑海之中回荡不息的是火车幽远而嘶哑的鸣笛声,这声鸣笛声已经陪伴了她十四年了,可是就在两年前,外区强势地崛起,而程瑶家附近的这条年代久远的火车轨道也被划为危区,因此这条火车轨道便彻底宣告报废遗弃了。

尽管从此不会再有冒着漆黑浓烟的破旧火车自此穿过,但是程瑶还是非常喜欢待在这片被遗弃的天地之中,因为只有这样……她才会感到这是属于她的天地,不会有别人的谩骂声,亦不会有别人似笑非笑的眼神,也不会有父母整天吵骂的声音,只有属于她……和他!

他叫海风,是我的邻居。父亲在他还没有出生时,便撒手入寰。遗留下海风母子两人在这个肮脏虚伪的世界里相依为命。

生命滚动的旋律是那般仓促和不公,让我们在刚刚降临这片世界上,便是背负起沉重的包袱,而我们只能独自地匍匐向前,向着遥远的遥远匍匐而去!

我们这些平凡而渺小的人物只能在不尽的绝望与泪水之中,卑微地祈求老天,祈求上帝,因为——我们只是普通人,没有三头六臂,没有滔天的权势,没有富可敌国的财富,我们始终孑然一身地苟且地活着。

或许……这便是我们这些小人物的悲伤吧。

轻微地晃动了一下略微有些发僵的额头,程瑶的漆黑眸子逐渐翻涌起无尽的水雾,耳边凄冷冰凉的西风呼啸而过,揭起满头的青丝迎风飘扬。

“为什么?为什么我的心会如此地痛?”程瑶苍白的嘴唇几乎是要渗出血丝一般,低声无助的声音回绕在她的唇齿之间,生疼的脑海之中翻腾起一阵弥天的风暴,久久奔腾不息。

“贱货,快把家里积存的钱全部给我拿来,我一定要将输掉的全部赢回来!”

“赌……你还赌,我们这个家都快被你赌光了。你让我们母女以后如何活下去。”

“滚,你这个婊子,你有什么资格说我,你当初干的那些破事,我都还没跟你算账呢!快点,把钱拿来!”

“你……你,不给!”

“你他妈的想死是不是?”

“啪”清脆响亮的巴掌声突兀地响起,犹如撕裂空间般,生硬地窜起。

“你……你竟然打我,这日子没法过了,你竟然敢打我……”

“打的就是你这个婊子,贱货。快点把钱拿来,我还等着回去捞本,死婊子,快点。”

“不给,除非你打死我,要不你别妄想得到拿到钱。”

“我打死你这个臭婊子!贱货!”

“啪啪啪……”

程瑶徐徐地闭上眼眸,灼热的泪花夺眶而出,自程瑶苍白的面颊滚淌而下,母亲那撕心裂肺的痛哭声,如弥漫着黑暗血雾的梦魇,紧紧地包裹着她,越裹越紧,使她几欲窒息。

“快点将钱拿出来,别耽误我的时间。”

“你打死我啊!不然你别想拿到一分钱!”

“滚……”

…………

她永远不会忘记那副画面,那场噩梦!

早已被逼的眼眸发红的父亲,紧紧的逼着尽管才是四十出头,但却是面容苍老,双鬓流银的母亲。

在父亲不断煽动,犹如雨点般刺耳而大力的巴掌之下,母亲消瘦的身体剧烈地颤动,一双干裂的手掌紧紧地抓着地面上高高耸起的尖锐石器,殷红的血水自母亲的身下汩汩流出,汇聚成道道触目惊心的血色痕迹。

“不……不给!”母亲低沉而断断续续的话语响起,久久地回荡开来。

“你这……臭婊子!滚!”

发狂的父亲怒吼一声,而后对着母亲早已是匍匐在地的身体,狠狠地踹了一脚。

“啊……”母亲发出一声悲惨的痛苦声,而后便是痉挛了一下,最后昏厥过去。

泪水……瞬间席卷了程瑶的眼眸,伸出手快速掩住张大的嘴唇,深怕发出一丝声响来,不是她不想现在冲上去救母亲,而是此时的她如果出现的话,她也是会被盛怒的父亲饱打一顿,程瑶缓缓地转过身来,倚着冰冷发白的墙边,慢慢地下坠。喉咙发出低沉的呜咽声,周围起伏着巨大的黑色气流,紧紧的笼罩着程瑶单薄的身体,犹如要吞噬所有一般。

或许……这就是我们作为小人物的……悲哀吧!无数欲望风暴席卷而过我们的灵魂,碾压过我们的理智,剩下的就只是阴暗,犹如要吞噬一切的疯狂。我们站在命运高大的身体下,抬首仰望着命运仿若泰岳般雄伟的体岸,用力地向上攀岩,然后便是一次失足坠落下来。再向上攀岩,再次坠落而下。最终从生命的高高角落里,摔落下来,彻底地粉身碎骨!

一脚踹开面前的女人后,程墓看也不看面前已然昏厥的女人。举步开始犹如幽灵一般翻箱倒柜地四下翻动。

“钱呢!钱呢!那个贱货把钱搁哪去了?”

紧接着又是一番搜刮,依旧是没有发现。程墓眼色一狠,快步跑到昏厥在地的女人面前,左手一把抓住女子凌乱、散溢着银白色的发丝,右手开始狠狠地煽动起来,冷厉寒风在阴冷的空间里呼呼作响。

“啪啪啪”

“你他妈的到底把钱给我搁哪了?是不是跑出去偷人了?我打死你这个贱货、婊子!”

母亲凄厉犹如滴血般的哭喊声刺破寒寂的夜空,涌动在整条逼仄的街道,整条沉寂的街道此时翻腾起不尽的咒骂声。

“要死人了,还让不让人睡觉了!”

“一家子的贱货,都什么时候了,还在闹腾,真是不得好死!”

…………

或许……就是这样吧。

迄今为止,她还是无法忘却母亲当时的眼神,是那般绝望、那般无助、那般……空洞!

人来到这个充斥着虚伪与肮脏,浮华与陈杂的世界就是来受罪的,这句话说的一点也不假,当这个世界最亲近的人都是背叛了我们的话,我们……还剩下什么?

是绝望……吗……还是决裂……

每个混沌的夜晚,皎洁的弦月攀上窗前,冰清似水,候鸟清亮的歌喉在夜色垂幕下,此起彼伏地游窜流响。

拉上皮厚的窗帘,程瑶独自一人沉入无尽的黑暗里,脑海之中翻涌的依旧是父亲那张狰狞的面庞,以及那双发红的双眸。

无尽的黑暗里,程瑶隐藏在被子下面的脸庞早已是被汩汩流淌的泪水弥漫,压抑的哭泣声轻轻地回荡开来。

这是母亲的错吗?这是父亲的错吗?这是我的错吗?这是你的错吗?

或许……不是,或许都是!

这个世界没有绝对的对错,只是在于你站在某种角度看待某个问题!

琉璃般的岁月里沉淀着无数的浮沉的试验品,而我们便是那些失败的试验品,尽管我们悲戚绝望,但岁月的脚步并不会为了我们而驻足观望。

“?”一道刹车声在耳边窜起,打断了程瑶脑海中浮动的画面,程瑶躺在铁轨边的身体微微颤动了一下,但却没有回头去看,因为她知道是谁!

一边缓缓睁开紧闭的双眸,一边抬起早已发僵的双手快速拂去脸庞上的泪水。

听着逐渐迈近的脚步声,程瑶的眼眸中掠过一抹心安,这么多年了,依旧是不紧不慢的步伐,没错……是他——海风!

“这么晚了还来这里吗?”人影逐渐逼近,只见一位面容清秀,额间留着细碎的刘海,带着淡淡地微笑的男子闪现,上身穿着散发着干凉的洗衣粉味道的白色衬衫,洗衣粉清香的气息肆意地飘荡开来。

“呆在家里太闷,于是就转到了这里。你不也是来了吗?”程瑶疲惫地说道。

“你哭了……”海风站在程瑶的一边,目光柔惜地看着静静躺在地面的程瑶。

“呃,没有……”微微转过头,程瑶暗淡的眸光看向远方。

“为什要这么折磨自己呢,为什么要给自己这么多无谓的伤痛呢?”海风缓缓地坐下身体,细碎的刘海迎风肆意涌动。

“我好难受,我恨我父亲!我恨他!我永远都不会原谅他带给我与母亲的伤痛,永远不!”程瑶突兀地坐直身子,眼眸中滚淌而下汩汩灼热的泪流。

“别这么偏执,程叔他也是有他的苦衷,他心中积压的苦闷、辛酸难以发泄,这才导致他的暴躁的脾气,他其实也是一个普通人。你要理解他,体谅他,慢慢劝慰他!”伸手理顺程瑶眉前凌乱的青丝,振声道。

“就你好,就你是个好人,你不知道他怎样对待我的母亲,你也不知道我在家里犹如地狱般的生活。他……他就是一个恶魔,他不配身为人夫,不配身为人父!你没有父亲!你也感受不到我的这种生活!”程瑶撕心裂肺的声音响起,如一把尖锐的刻刀,深深地刺进海风单薄的胸腔里,锥心般的痛楚顿时撒下一张铺天盖地的网,紧紧地包裹着海风,越拉越紧,疼痛闪电般地席卷而过海风的心底,最终波及全身。

“你没有父亲……”

“你没有父亲……”

突然海风感到脑海之中,昏昏沉沉地想要晕倒,漆黑的双眸中翻涌起层层流转不息的水雾。

“我……确实没有父亲,但我不会因此消沉下去,我要坚强的活下去,我要母亲脸庞永远地挂着灿烂的笑容!而不是如你一般,依旧在此沉浸在痛苦的回忆之中。要知道人总是朝前看!而不是一直回顾过去!”

少顷,程瑶激动的心情逐渐平复下来,挂泪的眼眸紧紧注视着面容苍白,干裂的嘴角渗出数股殷红的血丝的海风,语气自责地说道:“对不起,对不起,我不是故意的,我真的不是那个意思,真的不是……”

“没事!”海风语气一顿,而后将这个犹如受伤的小兽一般的女孩紧紧地拥入怀中,伸手轻轻拍动着程瑶颤抖的双肩,低沉的语气中却是弥漫着一股坚执。

“小瑶,永远不要对你的海风哥哥说对不起,因为——海风哥哥为你所做的一切都是——心甘情愿的!因此你一定要坚强努力地活下去,别让自己堕落在浮世的流弊里!”

……不要对我说抱歉……请你……不要对我说抱歉……

寂寥的夜色悄然笼罩下来,覆盖着这片起伏不安的大地,寒彻冷厉的西风呼啸而过,无数翻飞的枯木承接在寒风的怒卷下,向着遥远的地平线翻涌而去。

“好了,也是时候离开了,不然家里人就要担心了。”海风摸了摸程瑶的额头,笑着说道。

听到海风的话后。程瑶依旧是静静地躺在原地,口中低声说到:“好喜欢这里的平静,好喜欢这条生锈的铁轨啊。如果可以的话……真想以后永远都生活在此!永远不再离去!”

良久。

“好了,也该离去了!”说完,程瑶缓缓地站起身形,随后伸出手拉起依旧坐在地上的海风,海风站起身后,前腿一升,便是坐在了破旧的车座上,随后伸出右手拍了拍后座:“来吧,我托你!”

海风骑车很安稳,使人很有安全感。因此程瑶安静地坐在后方,注视着依旧是不紧不慢地向前蹬车的海风,白色的衬衫在不断向后涌动的寒风里猎猎作响。

四野里早已沉寂下来,程瑶闭上双眸静静地享受这短暂的安静!

……真的……好短暂……啊……

不多时,海风轻声地说道:“小瑶,后天就要开学了,即将进入高三了,时间过的好快啊!”

“高三了……是啊。再有一年,就要高考了,以海风哥哥你的实力,我想你一定能够考上北大,加油。”程瑶看着海风单薄的身体,鼓励道。

“呵呵,加油一番,应该可以!那小瑶你的决定呢?”

“我……我啊,随遇而安,走一步,算一步吧。”

程瑶的话语刚落,海风的双眸便是暗淡了些许。

其实……我只想要和你一起走在朝气澎湃的校园之中,可是……你却不知道。

“明天??邀请我们一起去逛街,去不?”海风低沉的话语响起,震荡着这片空旷的天际。

“去逛街?可以啊!”程瑶语气略微兴奋地道。

“恩,那我回去给??回个短信。”海风眼眸中升腾起一层难以察觉的水汽。

世间最大的痛苦就是:我爱你,你却并不知道!如果可以重来,我一定不会让你走向……

相关专题:花季 雨季 海风 母亲

    阅读感言

    所有关于花季雨季的感言
    • 探险是人生的品味 2015-08-03 评论

      顶一下,推荐阅读~

    • 探险是人生的品味 2017-07-06 评论

      顶一下,推荐阅读~